2次婚姻均未孕:「徐醫生,我這是怎麼了,應該怎麼辦?」

  我國第一例試管嬰兒出生於1984年,隨着現代社會經濟快速增長的步伐,輔助生殖技術領域也迎來一個飛速發展的時代。從最開始的腹腔鏡下取卵到現在的經陰道穿刺取卵,從低劑量的刺激誘導排卵到長方案、拮抗劑方案、黃體期促排卵等多種方案百花齊放,從鮮胚移植到現在全胚冷凍及養囊移植,試管嬰兒技術也在不斷順應時代、挑戰人類生育極限。

試管嬰兒

  今天介紹的案例是採用無降調方案促排卵。這個方案應用範圍比較少,一般是用於低促性腺激素性性腺功能減退的患者,但是也會有例外。

  2次婚姻未生育,初次到院求診

  今年30歲的孫女士經歷過2次婚姻,均沒有生育。後來在當地醫院檢查被診斷為“多囊卵巢綜合征”,同時還進行促排卵監測半年,有排卵,嘗試自然備孕,奈何卻仍然沒有懷上。

  聽說現在能做試管嬰兒生娃……孫女士輾轉奔波來到深圳中山泌尿外科醫院生殖中心找徐芬醫生。

  初次來院時,孫女士已經有50多天沒有來月經了,但是B超發現內膜很薄,性激素等結果支持“多囊卵巢綜合征”的診斷,所以徐芬醫生給患者用補佳樂口服,打算等內膜長厚一些再黃體酮轉化內膜來月經;來月經后再用拮抗劑方案促排卵。

  拮抗劑方案對於孫女士此類患者的優勢在於:能獲得足夠數量卵子的同時,還能盡量減少因過多卵泡發育導致的卵巢過度刺激。

  促排期間疑無路,徐芬醫生當機立斷“又一村”

  孫女士積極按照徐芬醫生的建議進行治療。然而在吃補佳樂的過程中,孫女士突然發現自己來月經了。她很慌張地來到診室問徐芬醫生:“徐醫生,我這是怎麼了,應該怎麼辦?”

  徐芬醫生經過B超和性激素檢查,同時考慮孫女士現在處於月經期,但查得到的LH值特別低,<0.1u/ml。拮抗劑方案的原理就是在卵泡及雌激素長到一定水平時加用拮抗劑將LH壓制在一定範圍,預防提前排卵。現在的檢查結果是孫女士的LH非常低,而且夫妻倆也是比較着急,不希望再等待一個月。

妊娠

  於是徐芬醫生當機立斷,決定更改患者方案,採用直促方案,適當增加LH的補充,期間密切監測孫女士的血激素變化。經過整改方案積極促排之後,最終孫女士獲取到10多枚卵子,移植2枚D3天胚胎,現已成功妊娠!

  徐芬醫生總結:

  試管嬰兒促排卵方案百花齊放,不同的人群會有不同的方案,而個體差異會導致極少部分患者需要劍走偏鋒,採用比較少嘗試的方案來促排卵。方案不分優劣,最終能抱得健康的寶寶回家,母子平安就是合適的方案。

徐芬

  姓名:徐芬

  職稱/頭銜:主治醫師 碩士

  所屬科室:生殖科

  技術專長:人工授精、超聲引導下取卵術、囊腫穿刺等輔助生殖手術

  個人簡介:

  2009年畢業於武漢大學醫學部,師從國內著名醫學專家徐望明教授。畢業后在廣東省武警總隊醫院從事婦產科臨床工作6年。2014年在中山大學附屬第一醫院輔助生殖中心進修學習。2015年後在深圳武警醫院生殖中心從事輔助生殖醫學工作。2018年7月正式加盟深圳中山泌尿外科醫院生殖中心。

  業務領域:

  熟練掌握不孕不育症的診治,包括各種輔助生殖技術適應症的把握、促排卵方案的選擇、監測、臨床用藥調控及併發症的防治等,積累了豐富的輔助生殖臨床經驗。手術操作嫻熟,熟練掌握人工授精、超聲引導下取卵術、囊腫穿刺等輔助生殖手術操作。

  學術成果:

  在國家核心期刊發表論文多篇,多次參加國內外生殖技術研討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