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到張宏展醫生,我就要當媽媽了!

  “為什麼寶寶還不來找媽媽?”

  ……每每午夜之時,求子多年的黃女士卻是肝腸寸斷。

寶寶試管嬰兒

  黃女士,35歲。2012年與老公結婚 ,夫妻倆有房有車,從不為錢發愁;老公細心體貼,夫妻倆琴瑟和鳴。婚後3年,黃女士夫婦還沒抱上娃。

  求子艱辛:一次胎停,外院2次移植未孕

  2015年,黃女士與先生到當地醫院做檢查。行子宮輸卵管造影,結果顯示:雙側輸卵管通而不暢。先生檢查精液未見異常。

  醫生建議可以先做輸卵管疏通手術,再嘗試懷孕。黃女士遂做了輸卵管疏通術,果真在同年8月測到懷孕了。

  三年了,總算是有個信兒了!

  然而,黃女士孕12周做超聲檢查,發現胚胎停育了。等來的希望又破滅了,黃女士只能先進行葯流,後來葯流不全還做了清宮術。

  就像生活忽然給你一把糖,再趁你不注意撒了一把鹽一般。

  黃女士的心裏別提多苦了,此後縱然還在努力備孕,依舊沒有什麼好消息,黃女士懷疑輸卵管是不是又堵上了?

  一年又一年,時間到了2017年,黃女士在先生的陪同之下在當地醫院複查子宮輸卵管造影,結果顯示:雙側輸卵管通暢。醫生建議她可以嘗試輔助生殖技術。

  2017年9月,黃女士在外院行人工授精一個周期未孕。

  2018年在外院改行試管嬰兒,當時採取的是拮抗劑方案,獲卵17個,形成4個卵裂胚胎。同年4月第一次移植2個卵裂胚胎,未孕;第二次移植2個卵裂胚胎,還是不成,這下外院的胚胎都用完了。

  2019年2月,黃女士只得在當地醫院排查病因,為什麼選擇了試管嬰兒懷孕還是如此艱難?黃女士做了宮腔鏡檢查后發現有宮腔粘連,隨後聽取醫生的建議做了診刮術及宮腔粘連分解術。

  一次移植就懷了,後悔沒早點來中泌

  2019年8月,在求子路上苦苦前行的黃女士慕名來到深圳中山泌尿外科醫院,初診見的是張宏展醫生。張宏展醫生詳細了解了黃女士的既往病情,為她制定了個體化的試管治療方案。

  黃女士促排採用的拮抗劑方案,黃女士按照張宏展醫生制定的方案按時吃藥打針,並且及時回院做超聲監測卵泡及子宮內膜情況。

  這一個促排周期下來獲卵5個,形成了4個優質胚胎,其中有1個囊胚。

  張宏展醫生考慮黃女士此前在外院2次移植失敗及宮腔病史,不建議黃女士進行鮮胚移植,應該先做宮腔鏡檢查,看看到底宮腔環境適不適合移植;黃女士求子心切,只想趕緊做移植手術,張宏展醫生如是說:“子宮是胚胎的着床點,由於你此前有宮腔粘連的病史,移植兩次未孕,這次我們先做檢查看看子宮環境,如果及早發現還能做干預治療,改善好子宮環境可以提升試管成功率的。”

  聽了張宏展醫生詳細的解答之後,黃女士覺得挺有道理的,決定聽從張醫生的建議。

  另外,張宏展醫生結合患者的既往治療情況,為其制定了降調+替代方案調理內膜。

  由於疫情等原因耽誤了不少時間,2020年6月13日,黃女士進行了冷凍胚胎移植,13天後驗得好孕,此後的一超、二超、三超都無異常。

試管嬰兒懷孕

  2020年8月17日,黃女士順利在我院畢業。黃女士說要是自己能早點來中泌就好了。

  結婚的第八個年頭,黃女士終於要當媽媽了,現在的她無比憧憬。

張宏展醫生

  張宏展醫生

  個人簡介:

  重慶醫科大學婦產科博士,副主任醫師,深圳中山泌尿外科醫院生殖中心技術總監。中華醫學會第五屆生殖醫學分會青年委員;中國性學會女性生殖醫學分會委員;廣東省中醫藥整合生殖醫學專業委員會常務委員;廣東省醫療行業協會生殖醫學管理委員會委員;深圳市醫學會生殖醫學專業委員會委員;深圳市醫師協會婦產科分會委員等。

  業務領域:

  從事輔助生殖技術多年,擅長生殖內分泌紊亂及不孕症的臨床診治,熟練掌握試管嬰兒及人工授精的臨床各項技術;具有胚胎培養室工作背景,能夠熟練運用胚胎培養相關技術,了解胚胎髮育過程。臨床工作致力於對不孕人群進行分層,優化臨床促排卵方案,以實現個體化治療為目的;目前主要研究卵巢功能下降人群的助孕策略,通過義診、與婦科醫生交流等多種方式推動生育力篩查,早發現卵巢功能下降潛在人群,以期進行早干預,提高臨床妊娠率。

  學術成果:

  現承擔及參與中華醫學會課題、省市級課題共5項。發表SCI收錄論文及國內核心二十餘篇。2013年前往美國Reproductive Partners生殖中心;2014年前往加拿大McGill Reproductive Center;2018年前往美國HRC生殖中心進行交流學習。作為發言人及被邀請嘉賓多次參加國內外生殖領域學術會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