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深多囊患者自述:備孕4年未果,在王絲絲醫生的幫助下我當媽媽啦!

  我叫小蘭(化名),今天是藉此機會來分享我在深圳中山泌尿外科醫院的試管求子故事,希望能夠給同是在求子路上的姐妹們一點鼓勵與堅持下去的希望。

  20多歲年紀,我就時常幻想着以後自己找男朋友、結婚生子的場景,那是多麼的幸福啊!可我是一個資深的多囊患者,平時的月經周期並不是很規律;我的姐姐也是多囊,她20歲結的婚,到了24歲才生的寶寶,姐姐備孕難,曾看過無數中醫、西醫,後來可能是感動了上天,運氣好終於生了一個寶寶。

  可想而知,如果多囊的我在結婚後,對於即將面臨的生寶寶這件事也會是一個難題吧?據我所知,到現在為止,很多家庭還是受那種根深蒂固的思想影響——如果沒有一個孩子維繫家庭紐帶,以後生活可能沒有那麼幸福。我自己身邊也遇到過特別多的事例,很多夫妻由於結婚後沒有孩子,慢慢地影響了彼此之間的感情不得不分開。

  當時我就想要是懷不了,我就去深圳中山泌尿外科醫院做試管了,畢竟現在試管技術已經發展得這麼成熟了。(那是聽我身邊的一個同事說,她2015年在深圳中山泌尿外科醫院做的試管,生了雙胞胎,問我要不要也去這家醫院看看。)

  2011年,我遇到了現在的老公。因為我姐有多囊,我深知多囊自懷是有一定難度的。

  因此,我和男朋友在一起從來沒有做過避孕措施,我們想着等有了寶寶就結婚;如果沒有孩子,那就這麼算了……從2011年——2014年,我跑過很多醫院,中醫西醫都看過,還是沒能如願懷上小孩,我倆有點心力交瘁。

多囊患者做試管

  2014下半年,我們倆已到了差不多二十七八歲的年紀,於是商量着要結婚了。老公對我說:“不管有沒有寶寶,我們都要結婚。”我知道他是一個有擔當的好男人。

  我的家婆67歲了,她像很多老一輩一樣,天天盼著兒子兒媳能早日為他們家添孫。雖然我和老公不會因為沒有孩子而影響彼此之間的感情,可每次過年回家,親戚朋友總會問:“你們什麼時候要小孩,這麼久了怎麼還不生一個呢?”感覺每一句話都像是在拷問着我。

  每次我們也總是笑笑說:“剛剛買房貸了款呢,現在經濟情況還不允許生寶寶,先打拚幾年再說吧。”

  可,這些閑言碎語哪裡會這麼輕易消失殆盡?

  在這種情況下,我倆可能就剩下“試管嬰兒”這一條路了!

  2017年,當時我就有140斤,醫生建議我先減肥,瘦了不單單對身體好,如果後期懷上小孩也是有所幫助的。一個月後,減肥不成反而重了10斤的我,心情一落千丈,生怕回去看診,醫生會不會覺得我不夠努力?

  2018年11月,我和老公來到深圳中山泌尿外科醫院,我們一直想看的是胡曉東醫生的號,預約她的人可多了,好不容易才掛了胡醫生的號。在胡曉東醫生的診室,我把自己的情況都告訴了她,胡醫生為我詳細解答並制定個體化方案;還叫來同個團隊的王絲絲醫生,認真細緻地交待了我的促排方案及後續應該注意的方面,由王絲絲醫生跟進我後續的試管治療。

  我當時還想:王絲絲醫生怎麼這麼年輕、會不會經驗不足?

  後來我發現我真的是想錯了,王絲絲醫生年輕有為,她溫柔又親切,讓我覺得心裏暖暖的。試管治療期間,我一有問題問她,她每次都是溫柔細心地幫我解答,還不忘鼓勵我要加油,一起努力。

  這邊,我的試管之路才剛剛起步,那邊我的妹妹就傳來生娃的好消息,突然之間覺得我似乎應該加緊腳步了。全家人都指着我呢,雖然公公婆婆並沒有在明面上催生的意思,可是我怎麼能不理解老一輩人的苦心,他們也是怕我壓力大,我慶幸遇到了這樣好的公公婆婆。

  與此同時,我還得面臨生活工作的煩惱,每次看診都得在路上花費3個小時,可是想想“為了孩子”,我這點算什麼?所以就常常是上午看診,下午回去接着上班這樣子,但我覺得值!

  試管路上,或許會有艱難的時刻,但只要堅持自己心中的夢,咬一咬牙也就過去了。每次快熬不下去的時候,我就和自己說:“寶寶,媽媽這麼努力了,你快來找媽媽,媽媽很期待與你見面。”

  我加入了中泌的一個好孕群,每天都能看到很多同是做試管的姐妹在群里聊天,某一天她們在聊着監測卵泡的話題,某位病友說自己取了好幾十個卵子的;再對比我今天剛做的超聲監測,醫生跟我說卵泡有大有小的,我真的擔心到時候取不到足夠用的卵子。當天我見完王絲絲醫生還是有點不放心,我只能跑去胡曉東醫生的診室再次詢問她該怎麼辦?

  胡醫生跟我說沒關係的,不用那麼焦慮,只要積極按照周期醫生的建議打針吃藥,哪怕一個卵子也是希望,不能放棄!

  由於家裡較遠,促排打果納芬,我選擇嘗試在家自己打,開始看着視頻教程讓老公幫忙學着打,第一次打不好,後來慢慢找到竅門就好了,自己在家差不多打了9天左右。

  我還加了醫生助理的微信,我覺得中泌這點真的挺人性化的,至少在問診后覺得身體哪裡不舒服或者卵泡發育不好什麼的,諮詢她們都會有回應。

  2019年1月,我取了21個卵子,養成了10個囊胚。由於取了太多的卵子擔心會不會有卵巢過度刺激綜合征,加之超聲檢查我有子宮內膜息肉不適合移植,王絲絲醫生建議我先做宮腔鏡,休息一個月再看是否適合移植。

  一來一回,時間悄然過去,4月26日,我進行了凍胚移植手術。我記得很清楚,那一天是寶寶進入我體內的時候。移植之前,我也很焦灼(我心裏是渴望胡醫生移植的),因為我聽說有的人移植手術並不是自己的看診醫師,為這個我經常心情焦慮,生怕別的醫生不了解我的情況怎麼辦,不過幸運的是,後來是胡醫生親自為我移植的。

  移植術后11天,抽血HCG陽性,我很開心,一次竟然懷了。隨着孕周的增加,我的體重卻有點不理想,已經漲到200斤了,我的寶寶有8斤了,它是一個巨大兒,羊水漲得特別快;每次聽診的時候,醫生都說聽不到……所以導致每次去做B超,我都會問醫生:“醫生,看看孩子動了嗎?”把醫生弄得哭笑不得。

  其實是我太胖了,孩子在裏面踹動,我一點都感覺不到。他們說孩子4個月的時候就會動了,我說我老是感覺不到,為此我還買了1個胎心監測儀,每天在家聽聽。

試管懷孕

  有時候聽到他撲通撲通掉跳的聲音,我就會覺得特別開心,很幸福,這種狀態一直持續到孕期六七個月。肚子的寶寶也是一個活潑的小可愛,我開心或者我吃了很多東西的時候,他就會一直踢,真是一個小機靈。

  2020年的1月2日,我的寶寶出生了,是個男寶。家裡的老一輩終於有孫子了,家庭幸福,知足常樂。

  試管路上,一定要相信醫生,相信自己,更重要的是選對專業權威的醫院,我很幸運自己能來到深圳中山泌尿外科醫院,遇見胡曉東醫生和王絲絲醫生,幫助我圓了當媽媽的夢,感謝!

王絲絲醫生

  王絲絲醫生

  個人簡介:

  2014年於北京復興醫院進修。從事婦科內分泌疾病及輔助生殖研究數年,熟練掌握婦產科及輔助生殖診療常規工作。

  業務領域:

  主要擅長婦產科常見病、多發病及各年齡段月經紊亂疾病的診斷與治療;對於排卵障礙,多囊卵巢綜合症、腺肌症等疾病有獨到的見解;在“試管嬰兒”、人工授精及輔助生殖相關併發症方面有較豐富的臨床經驗。

  學術成果:

  多次參加國內外生殖技術方面的學術研討會,關注生殖醫學前沿研究,不斷追求世界頂尖技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