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年求子歷程 我的試管之路如此的曲折:從未想過能一次就受孕成功

  今年的我已經39歲了,9年不孕的經歷,到最後在深圳中泌一次移植就成功受孕,一路上走過來真的很不容易,可以說基本所有的波折和痛苦我都經歷了一遍,不孕、流產、生化妊娠……我知道遭遇這些情況肯定都是失望又沮喪,但是這次想跟大家分享一下我的經歷,讓大家能對試管治療有更多的信心。

  9年不孕,我跟我先生也剛好結婚9年了,2011年從結婚一開始就沒有避孕,第二年順利懷上了我的第一個寶寶,但是由於個人原因,最後引產了。2013年再次開始備孕卻發現一直都懷不上,後來去當地醫院做了檢查,發現我的輸卵管通而不暢。在醫生的建議下開始吃藥調理,但是過了一年還是沒有受孕。2014年進行了B超促監測排卵指導同房2個周期,有排卵,但是始終沒有受孕。

  當時,我先生跟我說:“可能是我們太着急了,慢慢來吧,這種事情也不能急!”有了我先生的安慰,我也在想是不是真的是我太着急了,畢竟我之前也是有懷過的,現在怎麼可能懷不上呢!

  但結果證明,果然是我想得太簡單了,要是我早點去做試管生孩子,是不是就不會遭遇到這麼多的波折和痛苦了。

  2018年,37歲的我,依然沒能擁有自己的寶寶,最後跟我先生商量着,直接去做試管了。卻沒想到,這才是剛剛開始。我在另一家醫院進行過三個周期的試管治療,3次取卵,4次移植,最後的結果都是着床失敗、生化、胎停。當時我真的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每次順利懷上的時候,我都很認真地準備當一個媽媽,但是每次的結果都讓我失望。第三次治療失敗后,我真的覺得自己不想再治療下去了,累了,已經看不到希望了。

  但今年6月我再次踏上了試管之路,本來來到深圳中泌也是不報任何希望,跟先生都是想着:“這是最後一次,如果真的懷不上,那就這樣吧,可能孩子真的跟我們家無緣”,但是沒想到的是,竟然一次就成功了。

  第一次來到深圳中泌的時候,莫美蘭主任就給我定了拮抗劑方案,徐芬醫生作為我的周期醫生,也是跟我接觸最多的醫生。由於前幾次的失敗經歷,在這次治療期間的我,非常緊張不安,對自己,對所有的事情都非常沒有信心。徐芬醫生每次都跟我說:“你看你之前的情況,都還是蠻不錯的,每次取卵的數量也不少了,平均都有8、9個,這次既然都來到中泌了,就相信我們好不好?我們慢慢來好不好?”

  可能醫生的話語天生就有一種可以安撫人心的作用吧,慢慢地我安心下來開始治療。但是這次治療順利到讓我有點不敢相信,順利取卵5個,然後也順利配成了4個卵裂胚胎,2個拿去養囊,竟然養成了1個一級囊胚。我在另一個醫院治療時一個囊胚都沒有養成過,當時去看結果的時候,我已經忍不住要哭出來了。

  後來由於我的年紀比較大了,醫生建議先移植2個卵裂胚胎,囊胚寶寶先冷凍起來。聽從醫生的建議,順利在7月份移植了,然後14天後,回院抽血查HCG,順利懷上了。

  但是我也並沒有很開心的感覺,因為前幾次的胎停和生化經歷,真的讓我很害怕很擔心,徐芬醫生建議我到生殖免疫門診進行檢查和保胎,後面查出來我是有一個免疫抗體指標偏高了,很有可能會導致胎停。在這期間我一直都有用藥,醫生說只要控制得好就不會影響寶寶的正常發育。

  如今寶寶已經在我肚子里穩穩呆了4個半月了,每一天我都在期待他的到來。

  這次是想跟還在試管治療路上迷惘的姐妹們說:雖然治療的過程真的是很煎熬,但是這一路走過來,我真的慶幸自己沒有放棄,還在堅持。而且做試管真的要趁早做,我每天都在想要是我早點來做試管,是不是我已經早就當媽媽了。

  個人簡介:

  主治醫師,畢業於武漢大學醫學部,取得本科及臨床醫學碩士學位。碩士期間開始熟悉並掌握生殖內分泌基礎,從事輔助生殖臨床及研究工作。畢業后在廣東省武警總隊醫院婦產科工作6年。

  業務領域:

  熟練掌握宮腔鏡檢查及宮腔粘連分離手術、腹腔鏡下子宮肌瘤剔除術、卵巢囊腫剝除術等腔鏡操作。從事輔助生殖醫學工作6年,熟練應用各種促排卵方案,做到方案個體化,熟練掌握輔助生殖技術各種操作。

  學術成果:

  2014年赴中山大學附屬第一醫院生殖中心進修學習半年。在國內核心期刊發表論文6篇,發表SCI論文1篇。任中國優生科學協會第一屆生殖醫學與生殖倫理學分會青年委員會委員。任廣東省醫學會生殖醫學分會第三屆委員會管理與倫理學組委員。